党建首页 > 红色之声

“总书记”这一称呼源于何时?“党支部”呢

2018年7月21日 15:02  来源:红色之声 选稿:曾炟

原标题:“总书记”这一称呼源于何时?“党支部”呢……

  

  1925年1月11日至22日,中国共产党第四次代表大会在上海召开。

  中共四大会议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一次十分重要的会议,从理论上把有关中国民主革命的基本问题加以系统化,对中国民主革命的内容作了比较完整的规定,第一次明确提出了中国无产阶级在民主革命中的领导权问题和建立工农联盟的重要性。

  

  △1925年1月11日至22日,中国共产党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东宝兴路254弄28支弄8号召开。这是会址模型

  东方网-红色之声(ID:hszs021)与中共四大纪念馆联合推出“探寻力量之源”系列报道,带你了解更多关于中共四大的光辉历史。

  一次“姗姗来迟”的大会

  回应谁来掌控革命领导权

  根据中共二大的决议,全国代表大会每年由中央执行委员会定期召集一次。按照此前形成的惯例,中共四大应于1924年召开。

  

  △1924年8月31日,中共中央发出召开四大的通知,要求各地汇报工作。“锺英”两字为中共中央的谐音,由时任中央局秘书的毛泽东亲笔签署

  

  △1924年9月15日,中共中央向各区各地方委员会各独立组组长发出《关于召开四大的通知》,分配代表名额,确定大会议案

  其实,大会的筹备工作早在1924年7月就开始了。这年1月,国民党一大召开,第一次国共合作正式实现。国民党改组、黄埔军校建立、推动冯玉祥倒戈、部署推动全国的国民运动等一系列工作接踵而来。随着工人运动逐渐恢复,农民运动日益兴起,全国革命形势迅速升温,形成了以广州为中心的反对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的革命新局面。但在波澜壮阔的大革命洪流中,国民党排挤共产党人的倾向渐露端倪。恰是这些暗流,令中共四大的召开时间一拖再拖。

  

  △黄埔军校旧貌

  1924年6月18日,国民党右派、中央监察委员邓泽如、张继、谢持等人向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呈交《弹劾共产党案》,声称共产党员和青年团员加入国民党“确于本党之生存发展,有重大妨害”,“绝对不宜党中有党”。8月,张继等又抛出《护党宣言》,公开反对反帝反军阀的政治纲领,声称共产党员加入国民党的目的是消灭国民党。

  

  △1924年8月15日,中国国民党一届二中全会在广州召开,会议否决了《弹劾共产党案》。图为与会人员合影

  此时,一个重要的问题摆在共产党人面前:在这场日益高涨的革命浪潮中,共产党人是应当在国民党的旗帜下为了国民革命运动去组织中国工人、农民,还是应当由共产党直接去组织群众?中国革命的领导权,究竟应该由谁掌控?为了总结国共合作一年来的经验,加强对革命运动的领导,回答党所面临的许多新问题,中共四大于1925年1月举行。

  

  △中共“四大”纪念馆内景

  寒风呼啸的1月11日午后,大会的向导郑超麟陆续将陈独秀、彭述之、蔡和森、李维汉、李立三、周恩来、张太雷等代表们引入会场。在三张八仙桌拼接成的会议桌旁,陈独秀端坐正中,用铿锵有力的语调作了第三届中央执委会的工作报告。

  彭述之向大会作了关于共产国际五大的情况和决议精神的报告。共产国际派遣维经斯基带来了两项政治议决案,并由瞿秋白译成中文。这次会议上,博学多才的瞿秋白第一次当选中央局委员。初次主持会议的周恩来,明敏干练,应付自如,对大会上的许多问题给予很好的总结提炼。湖南代表李维汉不苟言笑,每遇争论时,先不说话,到最后才站起来斩钉截铁地总结,因此被张太雷戏称为“实力派”……

  将党的基本组织由“组”改为“支部”

  将党的最高领导人改称“总书记”

  1925年1月,在上海东宝兴路一座石库门中举行的中共四大诞生了一系列决议案。

  “无产阶级政党应该指导无产阶级参加民族运动,不是附属资产阶级参加,乃以自己阶级独立的地位与目的而参加”等问题在探讨与争鸣中取得共识。

  

  △对于民族革命运动之决议案

  对民族革命运动的领导权,共产党人发出振聋发聩的声音:“中国的民族革命运动,必须最革命的无产阶级有力的参加,并且取得领导地位,才能够取得胜利。”这份凝聚全党智慧结晶的《民族革命运动之决议案》至今仍闪耀着真理的光芒。

  

  △对于农民运动之决议案

  关于工农联盟,《对于农民运动的议决案》阐明了农民是无产阶级同盟军的原理,强调了农民在中国民族革命中的重要地位,指出:如果不发动农民起来斗争,无产阶级的领导地位和中国革命的成功是不可能取得的。

  此外,大会对中国民主革命的内容作了较完整的规定,指出在“反对国际帝国主义”的同时,既要“反对封建的军阀政治”,又要“反对封建的经济关系”,这表明,此时中国共产党已把新民主主义革命基本思想的要点提出来了。

  

  △1925年1月28日,《向导》第100期关于中共四大的报道

  大会同时提出,对各种产业工人尤其要力求其完全组织在党的指导之下,并尽力发展党的组织,力求深入群众。

  

  △中国共产党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会议议决案及宣言

  这次秘密会议通过了14项文件,大会首创性地提出多个“第一”↓↓↓

  第一次提出了无产阶级在民主革命运动中的领导权问题。

  第一次提出了工农联盟问题,指出农民是工人阶级的天然同盟者。

  确立了加强党的领导、扩大党的组织、执行使党群众化的组织路线。

  第一次将党的基本组织由“组”改为“支部”,规定“凡有党员三人以上均得成立一个支部”。

  将党的最高领导人由委员长改称为“总书记”,把各级党的执行委员会的委员长改称为“书记”。

  党的基层组织和领导人名称改变所确立的范式,均一直沿袭至今……曾任中共四大纪念馆馆长的徐明认为,“凡有党员五人至十人均得成立一小组”的规定在四大改为“凡有党员三人以上均得成立一支部”,事实上蕴含着一种“组织裂变”:按当时全国994个党员的规模计算,“五人一支部”到“三人一支部”,意味着全国的支部数量从至多200个跃升至330个,对党的阵地而言,这是一道大大的加法。

  而所有这些,均为中国共产党的蜕变做好了准备。1926年,蔡和森在莫斯科告诉苏联人,中共四大“是形成群众党的开始的基础”;彭述之也说,“现在可以说我党自经此次大会之后,我党已由小团体而转入真正的党的时期了”。

  

  △中共四大通过的14个文件

  党的四大作出的各项正确决策,为大革命高潮的到来作了政治上、思想上和组织上的准备。五卅运动的爆发,标志着大革命高湖的到来。全国工农革命运动不断高涨,北伐军胜利进军,上海工人三次武装起义,建立了民选的市民政府——新的革命的民主政权,这是中国工人运动的伟大壮举。

  

  在工农运动的熊熊烈火中,中国共产党的力量不断发展壮大。1925年中共四大召开时,共产党员只有994人,至年底,党员人数已达到1万人,而到1927年中共五大召开时,党员人数已发展至5.79万人。中国共产党从一个小团体发展成为了群众性的大党。